社工園地
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社工園地 >他山之石
廣州公益創投三年考:從政府主導到社會多元參與
作者:      發布時間:2016-08-01

南方周末特約撰稿 李夢瑜




廣州公益創投步入第三個年頭。


與起步于2007年的政府購買社會服務不同,這場由政府主導的公益“創業投資”,以項目遴選的方式,為初創期的公益組織提供“種子資金”。


這意味著,除社工機構以外的其他民間公益組織,也有機會得到官方資金支持,且擁有更多項目自主性。過去三年,廣州發出近5000萬“紅包”,吸引了近千個公益項目申報。


中國的社會創業尚在起步階段。公益創投對社會組織的幫助有多大?如何考量投資回報?理想的社會創業模型應該是怎樣的?我們試圖通過廣州樣本來展開觀察。


創新:沒想好名字,創投的錢就來了


“就像瞌睡碰到了枕頭”,廣州市法澤城市與公益研究中心(以下簡稱“法澤”)理事長吳治平這樣形容公益創投資金對公益項目的幫助。


吳治平是農村婦女問題作家,2013年,她在廣州注冊了“法澤”,第一筆業務來自廣州市社工委——為異地務工人員服務組織建設做調查。


吳治平在調查中發現,每年每條街道200萬元社區服務中針對異地務工人員服務的還不到19%,而城中村異地務工人員人數已經超過本地人口數。


她萌生了在城中村做外來工融入社區服務的想法。


正在找錢的吳治平,與廣州公益創投不期而遇。這是公益創投首次落地廣州,每個項目最高可以拿到30萬的資助,周期一年。


有了調研的基礎,吳治平很快寫好了項目書。項目以外來工需求為出發點,以“外來工參與服務外來工”的創新點受到了評審們的青睞。最終,該項目獲得了30萬的頂格資助,還入選了廣州市公益創投十佳品牌。


同樣幸運的,還有廣州市越秀區志盟社會服務中心總干事鄧躍暉。在第一屆公益創投大會上,他所申報的消防體驗項目連項目名字都來不及確定就遞交了。盡管沒有發展規劃,也缺乏實施預算,由于創新,項目還是入了圍。在專家指導下,正式起名為“穿越火線”的項目經過修改,也獲得了30萬元資助。同樣因為創新,第二屆公益創投會上,企業資助紛紛找上門,希望定制消防演習。


難關:籌不到配資,項目中斷了一年


吳治平和鄧躍暉的成功,勝在項目夠新,有清晰的發展目標。更多非熱門草根機構的“創投之路”并不順利。


“抱歉地通知,你申請的項目未能獲得資助。”最近,在廣州開展外來工家屬服務的陳麗(化名)又收到了一封拒絕信。


陳麗的項目2016年入圍了公益創投候選名單,但她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按照規定,入選項目需要自籌40%的配套資金。然而,由于項目所提供的并非“迫切服務”,很難吸引到市場上資方的關注。


過去三年,陳麗參加公益創投的經歷可謂一波三折。


第一年,陳麗發起的服務外來工家屬項目入圍并獲得了10萬元資助,自籌資金6.7萬元。陳麗四處聯系基金會,然而比起留守兒童、扶老濟困,這個致力于打造外來工家屬互助小組的項目在資方看來并不迫切,他們更愿意提供物資捐助。第一年的自籌資金,基本是靠自掏腰包墊上的。


第二屆公益創投,陳麗沒有參加。這一年她的社區活動因沒有經費,只能到處找免費場地,專家資源也相應減少。


第三屆公益創投,陳麗調整了方向,選擇在外來工聚集的社區。盡管項目也獲得了13萬元的創投資助,申請配套資金卻再次令陳麗受挫。除此以外,像陳麗這樣的草根組織,全職工作人員只有兩名,公益創投的申報、籌款、考核、評估都讓她感到吃力。


在廣州公益創投的組織方看來,社會組織要生存發展下去,籌資能力顯然不可忽視。廣州市民政局黨委委員、市民間組織管理局局長王福軍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訪時說,沒有采用全額資助,正是跟“公益創投”的理解有關,“政府只提供啟動基金,還有一部分要由創投主體去爭取”。


在王福軍看來,社會組織必須學會向社會要資源,形成自己的造血能力。“雖然60%的創投資金對社會組織有一定吸引力,但還需掂量一下自己籌集剩余40%資金的能力,只有評估了,你才可以來申報。”作為舉辦方,設置一定的申報門檻,也是希望這些項目能讓有能力的組織來執行。


“公益創投”的模式無疑激發了社會組織的創新能力。以社工機構為例,過去95%以上的項目均來自政府購買服務,由于過度依賴政府資源,機構的籌款能力面臨萎縮。在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廣州公益慈善書院執行院長周如南看來,政府有什么錢,你就做什么事,社會組織就會變成政府的小伙計,而不是更平等合作的“伙伴關系”。


為了考驗項目的社會認可度,2016年廣州公益創投啟動了網上聯合勸募平臺,讓社會組織面向公眾進行互聯網籌款。40%自籌資金配額設置,正是檢驗社會組織籌集資源的能力,“項目究竟是不是真的好,拿到市場上驗一驗就知道了”。


困境:項目同質化,執行周期被縮短


與長線經營、更看重模式可持續性的商業創投不同,目前國內公益創投模式多以政府為主導,受制于財政結算,獲得支持的公益項目往往被迫將執行周期縮短成一年,部分需要長期執行的公益項目則不得不放棄申報。


社會參與度低、資金來源單一的另一個負面影響是,錢用起來有很多限制。公益創投資金主要用于受助對象,行政支出不得超過10%,這讓社會組織犯愁。“全職員工只能開出3500元的工資,不能光跟人談情懷吧,”陳麗說。


由于公益創投的來源——福彩公益金的使用要遵循“扶老、助殘、救孤、濟困”的宗旨,獲得資助的項目大多是傳統“四大類”。廣州學者林駿(化名)吐槽,歷年來類似的公益創投大賽,不少經費都去了明顯有半官方性質的社會組織,而且社工機構占據了大頭。


不是扶老助殘,就是青少年服務,王福軍坦承,同一類型的公益創投項目確實同質化,這時就要考量項目的創新性,“同樣是服務老年人,有沒有提供不同的服務?比如今年增加了一個喘息服務的項目,針對半失能長者家屬護理任務較重,有時想帶孩子外出卻走不開,可以幫忙照顧幾天,讓繁重任務得到喘息。”


這兩年,廣州公益創投正在發生改變,其他公益類資助的數量有所增長。癌癥患者、自閉癥患者、聽障人士、失孤老人、留守兒童……在過去三年的公益創投項目中,很多針對特殊群體的細分項目入圍,“項目越來越多元化,服務對象越來越廣泛。”王福軍說。


除了項目的創新性和迫切性,服務對象是廣州公益創投在遴選項目時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創投資金有限,為了避免一部分人得到過多的服務而更需要的人沒有得到服務,評審要求公益項目服務對象既要明確,又要相對空白,王福軍說,“如果服務群體是沒有被覆蓋的,即使方案做得差一點,我們也希望能先實施再完善。”


此外,項目的可執行性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必須可以落地,前兩屆有個別項目申請后,合同簽了,最后落不了地,錢只能收回來。”


回報:進社區暢通,能力建設跟上了


對獲得資助的社會組織來說,參加公益創投的邊際效益顯而易見。


有了政府資金“加持”,吳治平底氣更足了。她發現,各區街道聽說她是政府資助項目,都搶著要她到自己轄區選點。“一個公益組織想直接到本地社區開展服務,要說服街道居委會支持相對困難。但拿到政府資助的項目,相當于有了通行證。”吳治平說。


她最終選擇廣州市白云區三元里松柏社區。三元里是個典型的城中村,近2萬人口,1.5萬是流動人口。與過往自己做項目要上門找街道、居委會“推銷”不同,這一次,街道辦事處黨支部有關負責人主動帶著吳治平到城中村逐條巷走訪選點,不到半個月就租下150平米的空間,接著裝修,招生,從項目申報到正式啟動,只用了四個月。


對于首次申請政府資助的社會組織來說,應對評估和審查需要花費太多精力。吳治平坦言第一年不太適應,由于初成立機構只有三名全職員工,精力基本花在做項目上,第一屆結項評估,她的項目被評為十佳項目,財務卻差點不及格。不過,第二年,吳治平還是繼續申請了,她認為這對團隊是一種鍛煉——有助于民間組織規范化、更專業運作。


參加了兩屆公益創投,陳麗切換在大大小小各種培訓中,與不同社會組織交流,她覺得,這對草根機構的能力提升很有幫助。


過去三年,除了提供資金支持,廣州公益創投對參與者的能力建設,包括項目設計和實施、社會組織內部治理等方面展開了大力培訓,今年還加大了財務管理和募款能力的培養。


這也是公益創投設立的初衷——作為公益慈善發展的創新方式,“希望社會組織有能力持續發展下去,然后才是希望通過他們發揮作用,項目受益群體真正得到好處。”王福平說。


而這正是公益創投的“投資回報”。


迭代:資金更多元,公眾參與要提高


作為公益創投的組織方,廣州公益創投組委會也在同步更新自己的能力建設。


項目監管自2016年開始有了新變化。過去創投資金投入后,由政府聘請獨立第三方評估,今年增加了全方位的跟蹤、扶持、陪伴,能力建設配套更多。


優質項目也被納入了品牌社會組織發展戰略。廣州公益創投每年評選出十個品牌社會組織,今年計劃申請財政扶持,以期對品牌組織和項目形成長期激勵。


談到廣州公益創投的愿景,王福軍說,希望做得影響更大一些,公眾參與的力度更大一些。“考慮今年再提前兩個月征集,舉辦公開大賽。”


盡管目前依然由政府主導,廣州公益創投已經開始搭建多元的資金體系,今年引入大型基金會資助,改變了過去要么純粹政府資助,要么純粹企業資助的狀況。王福軍說,政府每年提供近2000萬的資金,吸引企業共同參與,整個行業才會活躍起來,“希望最終實現政府、市場、社會組織在公益慈善事業發展中的跨界融合。”

 

來源:中國社工時報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惠州社會工作網 聯系方式??電話:0752-2248296????郵箱:hzsw131118@126.com
地址:惠州市惠城區南壇北路13號7樓????粵ICP備14012076號-1????技術支持:螢火蟲網絡

粵公網安備 44130202000282號

58真人牌九 武宁县| 上虞市| 武隆县| 桐城市| 治县。| 丹东市| 当雄县| 青州市| 富源县| 湖州市| 甘谷县| 青川县| 安图县| 房山区| 磐石市| 无为县| 舒兰市| 巧家县| 福安市| 含山县| 柘城县| 满城县| 乳源| 富阳市| 若尔盖县| 房山区| 泰来县| 安宁市| 六枝特区| 门源| 万年县| 古蔺县| 凭祥市| 崇文区| 岐山县| 博爱县| 吴桥县| 平陆县| 岳西县| 称多县| 静宁县| 屏边| 武平县| 庆阳市| 海兴县| 洱源县| 葫芦岛市| 怀柔区| 平阳县| 防城港市| 桐柏县| 拉孜县| 海安县| 成武县| 大悟县| 二连浩特市| 萍乡市| 都安| 内黄县| 凭祥市| 卢龙县| 万盛区| 蓬溪县| 莱阳市| 高要市| 芮城县| 米易县| 兴安县| 兴城市| 平山县| 藁城市| 民勤县| 吴川市| 保德县| 福泉市| 克山县| 九寨沟县| 和政县| 镇江市| 久治县| 安化县| 上杭县| 德惠市| 夏河县| 桃江县| 井冈山市| 巧家县| 郸城县| 谷城县| 马公市| 龙口市| 杂多县| 东莞市| 宜川县| 仁寿县| 贡山| 东宁县| 锡林浩特市| 宣汉县| 新建县| 静宁县| 北海市| 英德市| 江西省| 大化| 榆林市| 新丰县| 武陟县| 清苑县| 介休市| 阿克陶县| 宣化县| 定结县| 桃园市| 岫岩| 仪陇县| 杭州市| 南雄市| 岳西县| 长沙县| 扎兰屯市| 敦煌市| 永年县| 安顺市| 夹江县| 鹿泉市| 板桥市| 鸡东县| 镇原县| 十堰市| 永吉县| 迭部县| 松溪县| 澄迈县| 桂东县| 托克托县| 绵阳市|